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马良》。

临近中午,柳叶山庄议事大厅里济济一堂,除了如月化装成普通人外,有三个人引起了傲天的注意,一个是坐在主位的柳叶山庄柳韩月,气势非凡,让傲天感觉其实力不弱于自己;另一个是一白衣年轻人,风度翩翩,腰挎长剑;再一个是黑衣年轻人,也算是英俊潇洒,但骨子里透着虚弱,浮夸眼神四处张望,看到美女就发亮。

“柳庄主,我们今日是为了商讨誓杀采花大盗一事,既然人都到了,为何还不开始?”黑衣年轻人首先开口问道,语气很不耐烦。

“岳少侠稍安勿躁,还有一人没有到。等他到了,马上开始。”柳韩月耐心的说道。

“我和风兄都到了,还能有谁没到?”黑衣年轻人以目中无人的语气说道。

黑衣年轻人目中无人,蔑视一切的态度顿时引起其他人的反感。

“还有春城刑部代表没到。”

“哈?”黑衣年轻人眼神更是藐视,满脸鄙夷的说道,“什么时候官府的人有资格参加我们武林大会了?不是向来都是我们办完事,他们才过来擦屁股的么?”

“誓杀采花大盗是我们武林人士义不容辞的事情,但也是官府的职责所在,所以需要官府的介入,这样才名正言顺----”

柳韩月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黑衣年轻人毫不客气的打断了:“笑话,区区朝廷的走狗还想和我们平起平坐,做他白日大梦去?”

“岳古生少侠,话也不能这么说,朝廷的人也是很有用的-----”被岳古生半路打断了话,柳韩月也毫不生气,继续耐心的说道。

“有用?” 岳古生又一次中途打断了柳韩月的话题,“以后他们若是识相,好好替我们擦屁股也就算了,若不识相,我便灭了他们!哼-----”

“好大的口气!”一声冷冽的声音自人群外响起,陈啸天正好听到了岳古生的话。

“哼,是不是口气大,你试试就知道啦!”岳古生以挑衅的语气说道。

“好,就让我试试天虎帮岳家的化龙神变。”陈啸天手握长剑,一股杀意誉满全省,笼罩着岳古生。

自然,岳古生也毫不客气,一股龙吟声从他身上响起,一条游龙好像要从天而降。

“住手。”一道喝止声从柳韩月口中喝出,顿时打散了陈啸天和岳古生身上的杀意,“各位大侠,是应我柳叶山庄之邀而来,自是看得起我柳韩月,请不要在我柳叶山庄出事。”

“看在柳庄主面子,我记住你啦。”岳古生微微的眯起眼睛,看着陈啸天说道。

“我也记住你啦。”陈啸天也毫不惧怕的回应道。

“我们走。”岳古生带着两个老者抬脚就走。

“岳少侠,我们要商讨的事还没有开始呢……一些私怨是小,匡扶正义事大啊!”有人挽留的说道。

“有什么好商讨的,誓杀大会有柳庄主主持就好,何时行动,在行动之前知会我一声就行。我还不至于为了些许小事而枉顾正事!”岳古生冷着脸说完,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。

接下来,誓杀大会正式开始------

“不好啦,花家姑娘刚被采花大盗奸杀了。”突然,一声痛心的声音来自于大厅外。

“什么-----”

人群中顿时一片混乱,誓杀采花大盗大会才刚开始不久,那边就有发生命案,多么的讽刺。

誓杀采花大盗大会自然没法在开下去,就草草收场-----

傲天和如月也没等到柳韩月宣布停止,就已经飞奔去花家。

到了花家的时候,花家早已经哭成了一片。

一进门,冲天的血气让人胃里难受。花家小姐惨死在床上死不瞑目,现场的狼藉和前面的五个一模一样,就连那乳白色的液体也一如既往。

傲天随意。

“有些出乎意料的好啊!”

他们心中同时感叹。毕竟任平生是高考状元,按照之前的猜测,他的形象可能会稍稍差些,这也算是大家集体的认知。

一个人如果长得好看,往往容易分心在其他事情上,学习成绩一般不会很理想。帝影表演系的学生,文化课成绩在300分到400分之间,就是个很好的例子。

因此,当听说一个700多分的高考状元要来表演系,王院长第一个想法就是,不要辜负了他的决定,尽可能安排好老师提升他的演技,一定要保证这个孩子的人品。这是他的用心良苦,也是一位优秀教育工作者的精神。但当他看到任平生的形象气质,顿时被惊艳到了,与自己之前的想象完全不同。

此时任平生身穿一身普通休闲装,但不知怎么这衣服到了他的身上,就显得高贵优雅起来。他皮肤光滑白皙,五官俊逸非凡,尤其是那双乌黑深邃的眸子,仿佛有魔力一般,泛着平静迷人的光彩。他走路之间,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,好似遵循着某种节奏,潇洒而自然。

陈曼茹见王院长和丈夫都有些愣神,笑着介绍道:“两位领导,这位学生就是任平生。平生,这位是我们学院教务委员会主任,学院的院长王凤升。这位是新学期表演系的班主任霍韬霍老师,如果不出意外,他会是你的班主任。”

任平生目露尊敬之色,向两人鞠躬行礼道:“见过王院长,霍老师。”说着又向陈曼茹鞠躬行礼,“见过陈老师。”

陈曼茹有些讶然道:“你知道我?”

任平生目露敬意,向几人道:“王院长曾在华清大学任教,并任工作委员会主任。1997年在帝影任院长后,多次改革使帝影在新电影格局中迅速发展壮大。

霍老师是帝影教授,硕士研究生导师,曾执导《张天师》获全国省级电视台评奖十佳。

陈老师不仅教学经验丰富,更带出了95明星班。

学生既然要来帝影,自然要提前了解院长与老师,这既是尊重老师们,也是尊重自己。

我既钦佩几位老师的才干,更仰慕你们的品性,这是老一辈艺术家独有的风骨。

此刻我能来到帝影,站在三位前辈面前成为你们的学生,是我的一份机缘,更是我莫大的荣幸!”

任平生一番话说得有条不紊,入情入理,既赞扬了他们又不显得做作,顿时赢得三人的好感。

王校长哈哈笑着拍了拍任平生的肩膀,“小伙子不错,不仅长得帅气,更重要的是沉稳有思想。快坐下吧!”

“谢谢王院长。”随即看向霍老师夫妇,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两位老师先请!”见两个人都微笑落座后,任平生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。

王院长见他落座,先看向了两位老师问道:“你们怎么看?”

正在一旁打量任平生的陈曼茹笑着说,“我觉得破例进入就不需要了。”

霍老师在一旁也认同的点点头。

任平生只是静静的听着,没有疑惑的表情,也没有主动询问,该知道的他自然会知道,不该知道的他也毫无兴趣。

王院长见他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,暗赞了声“好心性!”

随即开口道:“你来之前,我们就讨论了关于你的事情,不过在说这些事之前,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。”

任平生身子微微前倾,以表示尊重,“院长您请说!”

王院长神情变得认真起来,“你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,很不错,我们帝影历史上还没有成绩这么好的文化生。我想问的是,你怎么看待表演?你想成为一名演员的目的是什么?你想从中获得什么?”

听到王院长的问话,霍老师与陈曼茹的神色也庄重起来。

铁萍姑动容道:恶赌鬼?莫非是忍无可忍,指着管一柴喝道:姓

洛溪在龙婧的摇晃下睁开了眼,看着眼前靠近的这张小脸,洛溪就跟做梦一样,伸出手在龙婧惊恐的目光里,本能的抚上了她的小脸,手指轻轻的蠕动着。

  龙婧啊了一声之后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她一下子僵住了。

  洛溪明显的处于没有睡醒的状态,他这动作是对谁?

  当龙婧想到这里的时候满眼的惊恐突然就变成了满腔的怒火,她一下子就打掉了洛溪的手。

  “滚蛋,你当我是谁?你这个死不要脸的家伙,怎么可以这样?”

  正在后备箱卸行李的龙海听见龙婧的怒吼之后,快速的跑到了前面。

  只见龙婧趴在副驾驶座上对着眼神涣散的洛溪大声怒吼。

  洛溪却显得不明所以,神情有点呆滞,看上去呆萌呆萌的,就在龙婧的表情定格的一瞬间。

  龙海大声吼到,“他对你做了什么?混蛋,下来,你给我滚下来,咱们好好聊聊。”龙海说着将洛溪拉下了后车座。

  洛溪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依旧没有反应过来,自己刚刚对大麻烦做了什么。

  就在龙海的拳头将要落在他脸上的时候,龙婧迅速跑了过了拉住了龙海。

  “哥,等等,他还没醒呢。”

  随着龙婧的话落下,洛溪终于回神了。

  看着眼前龙海愤怒的拳头和洛溪委屈的眼神,他终于想起了刚刚自己做了什么,他被自己惊到了,结结巴巴的开始解释。

  “龙哥,你,你听我说,这都是个误会…”

  就在洛溪误会两个字出口的时候,龙海狠狠的一拳砸在了洛溪的脸上。

  丫的,早看你不顺眼了,小小年纪比自己还能装,让你丫的装,让你装个够,龙海在心里咆哮着。

  看着洛溪一手捂着脸,一手指着自己,疼的呲牙咧嘴的熊样儿,龙海淡定的拍了拍手。

  “对不起,洛同学,这都是个误会……”

  说完看了他一眼,接着到“如果醒了就来拿你的行李,我不是酒店门童,不负责你的行李托运。”

  洛溪捂着脸无语的看着龙海,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吗?为什么突然给他一拳,他只是睡迷糊了而已,又没有做什么人神共愤的事,为什么挨打,都没有人给个说法吗?

  “见鬼了”,洛溪愤怒的吼道。

  龙婧惊呆了,他被哥哥突然的动作惊住了,以至于忘记了拉住哥哥,让他狠狠一拳砸在了洛溪呆滞的脸上。

  她有点小小的内疚,哥哥是听到自己的怒吼跑过来的,是她误导了哥哥。

  这一刻她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有愧疚感,为什么对洛溪的动手动脚不反感,反而觉得洛溪因自己的大呼小叫挨了一拳而感到后悔。

  洛溪拿开了捂着脸的手,一只手拉着自己的皮箱,一只手拎着包,就见此时的洛溪一只眼睛已经乌青乌青了。

  妥妥的国宝一枚!

  龙海忍住笑,心里偷偷乐着,早就想揍你丫的了,总算逮住机会了。

 ,属下必定不负教主所托。”便与沈兑艮退下。

邹梵对邹晨道:“你来这有些时日,是该回到神化园了吧!”邹晨道:“是的,这么久,没见师父,是挺想他的,这些日子,没我照顾,不知道他老人家过得还好不好。”邹梵拍一拍邹晨的肩膀道:“去吧!”邹晨退下。

暗明谷一役,花叶携花必馨赶往神化园,途中四处游山玩水,虽然比邹晨早出发,但是邹晨到达之时,花叶和花必馨离神化园尚有一半路程。神化园坐落于四川行省以西,深深藏于峡谷之下。

邹晨清晨来到神化园,虽已秋季,却见神化园,草木茂盛,群花争艳,珍奇百兽嬉戏玩耍,师父神化仙冷秋风在一座豪宅之外的石台上饮酒赏花,好是自在。这石台上坐落于一湖心之上,可容五人有余,而湖水清净无底,方圆有百十丈,清风徐来,一股祥和的景象。

冷秋风道:“徒儿!你回来了,张开双目一看,居然是邹晨。”邹晨对冷秋凤跪下道:“弟子邹晨拜见师父。”冷秋风闭目立饮一杯酒道:“起来吧!你一路走来,风尘仆仆,想是日夜兼程,快去休息吧!”

邹晨道:“谢师父!”随即走入豪宅。

冷秋风心中一痛,热泪盈眶的自言自语道:“没想到我的爱徒竟然这么久还没来看我,而我从小打骂的小徒却对我极其孝顺与想念。”三个时辰之后,冷秋风进入豪宅,当下眼前一亮,见房屋一尘不染,桌上数十个美味佳肴,冷秋风道:“怎么?你不是在休息吗?”

邹晨道:“师父!我不是嫡传弟子,是不能住在这的,我的木屋在十里之外。”冷秋风说道:“叫你住,你就住!”邹晨道:“这只能是师兄才能住的地方,等他回来,我住在这被看到不好吧!”

冷秋风道:“他,他这么久都没回来,或许不会回来了。”邹晨道:“师父不要这样说,师兄一定会回来的,肯定是途中出了点事情,毕竟他的路程比我远。”

冷秋风叹气道:“都一个多月了,你十日前走的,现在二十日回来,往返的路程加起来比他回来的路程要长啊!”邹晨道:“师父!您不要担心,我已备好酒菜,请您慢用!”

正想离开,冷秋风道:“邹...晨儿。”邹晨一哭,缓缓回头看着冷秋风道:“师父,您叫我什么?”冷秋风道:“晨儿!”

邹晨跪下道:“师父,您终于肯叫我晨儿了!”冷秋风扶起邹晨道:“为师总是打你,你恨为师吗?”邹晨道:“如果不恨倒是假话,师父含辛茹苦的把我带大,徒儿资质平庸,总是惹师父生气,虽然徒儿幼时被师父严厉教导,但在如今我知道,师父是很在乎我的,不然也不会对我这么严厉,严师出高徒嘛!所以我今日方知师父的用心良苦,对师父感激涕零又怎么会心怀恨意呢?”

冷秋风转头坐下冷道:“你走吧!”邹晨道:“师父慢用!”邹晨关上房门离开。

邹晨道:“师父说的是,师兄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,不会真出什么事吧!”邹晨走来走去,越想越怕,便离开了神化园,东去寻找花叶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马良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旧日博学者轮回之旅

我是唐僧我不骑白马

旧日博学者轮回之旅

呵气成霜

旧日博学者轮回之旅

一罐普洱

旧日博学者轮回之旅

浪真人

旧日博学者轮回之旅

紫幻迷情

旧日博学者轮回之旅

梨喵不吃梨